5/12/2005

小小說-我得了舌頭癌


 Posted by Hello

醫生宣佈我得了舌頭癌的時候,我還嚼著難吃的青箭口香糖。口香糖這種東西,從來都沒有人發明越嚼越有味道的,繼續嚼,只會讓味道變得越來越稀,終至完全無味。

「舌頭癌?有這種東西嗎?不是口腔癌或維生素不足之類的。」聽到這樣的消息,我幾乎快瘋了,我心裡在想的,其實不是舌頭癌到底能不能治,而是我要怎麼跟家人解釋,只是因為最近覺得舌頭對味道變得太敏感來看病的我,居然會變成舌頭癌患者。

「的確是舌頭癌沒錯,你是不是很喜歡嚼口香糖?」這位醫生說這句話的時候,看著我不講話時仍動得不停的嘴巴。

「是啊!很喜歡。就像抽煙的人抽煙一樣喜歡。」

「那你吃口香糖的時候,是不是常咬到舌頭。」

「想想,是還蠻常的,而且總是咬到同一個地方,沒辦法啊!這是習慣問題。」

「這就對了,因為常咬到,細胞得不斷再生,一再複製的結果,自然複製出錯變成癌細胞的機率就比較大。」

「所以,我的舌頭癌是因為嚼口香糖引起的。」

「沒錯,正是。但不要擔心,這很容易治的,把病炤割掉就可以了。」

「割掉,整隻舌頭?」

「不用,割掉有癌細胞的地方就可以了。」

聽到這裡,我放心了,不用割掉整隻舌頭,就表示將來還是可以講話,可以接吻,可以剔牙,可以舔冰淇淋。

「只是在切除病炤後,一個月之內,不能使用舌頭。」醫生說。

「一個月啊。」

一個月不能使用舌頭,那表示......不能講話,不能接吻,不能剔牙,也不能舔冰淇淋。

「那口香糖呢?」我抱著一線希望,我不能沒有口香糖。

「那是絕對禁止的。」醫生嚴肅的表情,讓我相信他說的是真的。

為了不吃口香糖,我把我所有的口香糖,寄放在醫生的抽屜最底層。為了防止癌細胞繼續擴散,我切除了病炤。為了不說話,我搬離了城鎮,來到了鄉下。為了不接吻,我寫了三封信,跟我三個女朋友分了手。為了不剔牙,我盡量只喝水。為了不舔冰淇淋,我把冷氣開到最強。

但我發現,我不能不嚼口香糖。

嘴巴不動時,我全身幾乎不能動彈,連轉個頭,也得花上半天。後來,我發現一個解決方法-含口香糖。

就這樣,排除了各種困難,舌頭在一個月內,幾乎沒使用過。

一個月後,回去複診。

醫生拿了個像吃完冰棒後剩下的小木條板,在我口裡左翻又翻,仔細地檢查我的舌頭。

ok! 醫生比了個手勢。

「啊!」因為太久沒講話,不知道要講什麼,但總覺得這時要發出個聲音,在啊了ㄧ聲後,我回想起可以講什麼了。

「醫生,我可不可以跟你要回口香糖。」

醫生很用力地搖頭。

「為什麼?」

醫生翻開空空的抽屜,接著張開了嘴巴,裡面....沒有舌頭。



口香糖這種東西,從來都沒有人發明越嚼越有味道的,繼續嚼,只會讓味道變得越來越稀,終至完全無味。

很難吃的口香糖但卻越嚼越有味道時,你要懷疑,是不是得了舌頭癌,或是,你嚼的,其實不是口香糖。

3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