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08/2005

最近卻最遙遠


 

我不會濫情到把泰戈爾漂鳥集的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拿來硬套在兩隻公共電話,而且還是投幣式公共電話上。畢竟,就只是兩隻公共電話。

但。

兩隻並排在柱子上的投幣式公共電話。

永遠無法和對方通話的兩隻公共電話。

我想,在某個夜深人靜的夜裡,也許會有這樣的對話......

電話a: 喂,隔壁的,打通電話來吧!怪無聊的。

電話b: 我又不知道你家電話,而且你是公共電話,不是家用電話你忘啦!你不會ㄌ一ㄤ啦!

電話a: 對喔!我都忘了,被掛這個柱子上太久,都忘記自己是公共電話了。

電話b: 而且還是投幣式的。

電話a: 是啊!是投幣式的。投幣式萬歲。

電話b: 投幣式萬歲,打倒電話卡,打倒IC卡。

電話a: 不管怎樣,打通電話來吧!怪無聊的,雖然不會ㄌㄧㄤ,但你打通的時候叫我接起來就好了。

電話b: 這似乎聽起來是個好方法,可是......我沒帶零錢。


從此,這兩隻電話,就斷交了。
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

不是生與死

而是 我就站在你旁邊

卻沒有辦法打電話給你
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

不是我就站在你旁邊

卻沒有辦法打電話給你

而是 我想打電話給你

卻沒有零錢打電話
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

不是我想打電話給你

卻沒有零錢打電話

而是 我已經打了電話

你卻不知道我打了


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

不是我已經打了電話

你卻不知道我打了

而是 我打了電話

你也接到了,但我們仍然永遠無法在一起



只因為,我們是投幣式公共電話--被掛在柱子上的公共電話。

3 則留言:

沒有對好焦的描圖紙 提到...

看完這一篇我只能收起我的玩世不恭
跟你說 真的有被感動到阿
公共電話還是投幣的
也曾經在寒風中的高中校園裡
這就抱著它 講了三個多鐘頭

童的compaq 提到...

跟誰?三個鐘頭?

只記得在宿舍大樓前的公共電話,確定了第一段愛情的結束.

嗯.嗯嗯........高中阿~

Unlikely Guardian Angel 提到...

是啊 是誰?